当前位置: 管家婆综合资料大全 > 世界历史 > 正文

前几天骑兵,明万年年的朝鲜战斗之碧蹄馆之战

时间:2019-09-02 04:44来源:世界历史
碧蹄馆战役背景:日军平壤战败后,日本侵朝“前指”众将在退守之间展开了争论,在宿将小早川隆景的坚持下,决定全线收缩兵力退守王京,伺机与明军决战。十七日,小西败军退至

碧蹄馆战役背景:日军平壤战败后,日本侵朝“前指”众将在退守之间展开了争论,在宿将小早川隆景的坚持下,决定全线收缩兵力退守王京,伺机与明军决战。十七日,小西败军退至王京,十八日开城日军退却,至王京集结。这时,京城日军的数量超过了五万人,有资料认为达到了七万人,也有资料说是12万(12万的说法比较夸张,不太可信,一般认为日军是5万到7万),而在朝鲜的明军总兵力约四万人,朝鲜正规军在日军侵略前号称约二十万人,但是在明军攻打平壤战役中只能出兵5000人相助,可见朝鲜军损失之严重。李如松九日收复平壤,十九日先遣部队进至开城,二十四日李如松率大军进至开城。在开城,李如松召集了各路将领会议,研究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以游击将军钱士桢为首的稳健派认为,日军重兵集中于王京,敌众我寡,只可智取不可强攻,以副总兵查大受为首的激进派认为,平壤一战大获全胜,日军必然胆寒,若不及时追击,敌人必定会放弃王京远遁。由于各路将领意见不统一,朝鲜方面提供的情报又不确切,致使东征军无法明确下一步作战计划。于是李如松派出查大受、祖成训等率3000明军向京城方向搜索前进,探勘沿途地形,以便于指定进攻京城的军事计划。西汶艺术网战役过程:第一阶段——查大受军队在二十七日于高阳迎曙驿与日军北上搜索部队加藤光泰部相遭遇,双方展开战斗,明军斩首600余级,日军败退。查大受对战场形势产生误判,鼓勇直前,率领这支仅3000人的搜索部队直扑王京。其实,加藤光泰败退后,立刻报告了王京[汉城]日本军总部。日本大将小早川隆景认为这是明军总攻的前兆,于是按先前的计划,以宇喜多秀家率一部分军力守城,自己亲率主力部队20000人赶来进行会战。当查大受发现时,想摆脱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退守碧蹄馆,被日军黑田长政、立花宗茂等部包围。应该说,查大受这支明军战斗力是极高的,被优势日军重重包围达一天一夜居然能坚持下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极不容易的。李如松因为与搜索部队失去联系,凭着战将的本能预感到不妙,于是亲率1000家将[私人卫队],1000明军跟进接应。二十六日进抵波州。二十七日晨,命令副将杨元留军1000驻守马山馆(距离京城约九十华里),自己率领家族卫队驰向碧蹄馆。中途遇查大受部下方才知道查已经被日军包围,李如松一面急驰碧蹄馆解救查大受,一面派人约杨元率军前来接应。第二阶段——李如松部进入战场位置后,首先遇到日军精锐部队立花宗茂部,双方展开激战,明军游击李有异阵亡,战斗中一名金盔日本武将(即明史所云金甲酋,金色头盔是立花宗茂特意为出征朝鲜的本部武将所打造。)破阵直入,直逼李如松,后被明将李如梅射死,可见当时战场惨烈。查大受、祖成训部明军与李如松卫队汇合,展开突围作战,与此同时,小早川隆景指挥日军各部夹击明军,欲围而歼之。日本大将小早川秀包在激战中甚至一度落马,后在家臣们的掩护下才重新换马战斗,算是虚惊一场。双方正僵持不下之时,杨元率1000名援兵及时杀到。由于明军以骑兵为主,行动迅速,突破能力很强,使得以步兵为主的日军感到处境十分艰难。在这种纷乱的战场情况下,小早川隆景摸不准增援明军的数量,误认为是主力部队(战后向丰臣秀吉汇报时声称打退了十万“明军铁骑”进攻),考虑到明军在此役中表现出了极强野战能力,可能还有后援,于是率日军首先退出战场。双方伤亡:东征军经略宋应昌对此战评价为:“虽碧蹄之战我军亦有损伤,然事出仓促,如松率军奋勇血战,以寡击众,射死倭将,斩杀倭众,彼实败退。”据日本《立花家传》记载,碧蹄一战,立花家臣小野成幸、十时连久、池边永晟、安东幸贞、小川成重和安东常久战死。黑田二十四将之一的久野重胜、毛利秀包部大将横山景义等人也在此役阵亡。另据日本《武将列传》记载,碧蹄一战,毛利秀包部下桂五左卫门、内海鬼之丞、波罗间乡左卫门、伽罗间弥兵卫、手岛狼之助、汤浅新右卫门、吉田太左卫门等武将在此役战死。此役双方大致损失人数:西汶艺术网日军:按照日本人当时的说法,只承认自己伤亡百余人,而毙伤明军200余人,这个说法是靠不住的,因为按照日军各个军团战后统计的伤亡简单累加,日军伤亡最保守估计两千四百人。这个数字是笔者查阅日本相关史料统计而来,不敢说完全正确,只是按资料中所说数字累加一下而已。根据日方战将阵亡情况、采取的进攻战术及碧蹄馆战役持续时间来看,这个数字应该只多不少,按照日本富士见书房出版之野史《樱花记事》记载:“日军在碧蹄馆之战后,日军参战各部队总计补充新兵达6286人,所以估计日军伤亡不会小于这个新兵数字,甚至可能在8000人以上。”8千人虽然是日本人自己说的,但是我个人估计这个数字肯定是夸大了的,个人认为日军的伤亡应当在2400人到6286人之间(因为之所以补充新兵,不一定是按照伤亡多少就补充多少)。西汶艺术网明军:总伤亡应该在两千人左右。李如松卫队战死二百六十余人,查大受及杨元部损失不详,但查大受部被围一夜,损失应该偏重一些。日本人曾经吹嘘明军伤亡“过万”,这太夸张了,明军前后参战部队大致在5000人左右,伤亡“一万”?除非明军每名士兵都死两次!而且战后据朝鲜史记载,明军撤退回平壤附近的时候,经清点尚有3000余众,所以说明军伤亡2000左右应该是比较可靠的。有一个头疼的问题:据朝鲜《李朝实录》记载,碧蹄一役“损折天兵三百,杀倭亦三百。”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场历经一天一夜的战役,参战数万人,交战双方居然只死了六百人就结束,有可能吗?页码1 2 <

夜袭龙山之战,精彩处堪与官渡之战中曹操的夜袭乌巢相比。李如松真神将也!!!军粮一失,朝鲜半岛的日军全线被动,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不久,便被迫与中朝达成停战协议。4月18日,日军撤出京城,5月2日,日军大部分退到了釜山一带,加藤清正也交还了所俘虏的朝鲜二王子。李如松于十九日率军进入京城,5月15日推进至庆州。至此,除全罗和庆尚二道部分沿海地区为日军所占领外,其余各地全部收复。明军留下一万人驻守朝鲜,其余大部于七月底回国。

  朝鲜国王得知明军拿下平壤后,命大将权粟率领4000人呼应南进,夺回了幸州山城。2月11日,权粟派遣去汉城的侦查部队遭遇日军,被全歼。12日,日军从西北开始向幸州山城发动进攻。日军经过碧蹄馆一战七队已经合流,分成三波向幸州山城发动攻击。朝鲜军使用火炮、弓箭、投石等战术坚守城池。在日军第二波攻势中,黑田长政使用火攻,夺取了外城。权粟带领人马退回内城继续抵抗,从上午6点到下午4点,日军的三波攻势都被朝军打退。眼看城内的弹药和弓箭就要耗尽,朝鲜水师的丁杰率领船从水路带来了补给。原来经过李舜臣的奋战,朝鲜水军已经完全压制了日本水军,夺取了制海权。而且曾于1592年8月29日对日军登陆的据点釜山发动进攻,日军虽然防御成功但也损失惨重。之后,朝鲜水军就开始了四处协助陆军作战,不久40艘朝鲜战船也开到了幸州山城助战,城内守军士气大振。日军见势不妙只能退回汉城。

辽东、宣府、大同的轻骑兵装备有轻甲、马刀、长矛、火统。蓟镇、保定的步兵来自明军的神机营,装备了火统、鸟枪和火炮。江浙兵拥有丰富的抗倭经验,熟悉戚继光传下的鸳鸯阵。川军多年来一直与西南夷族作战,山地作战经验丰富。大明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12月23日,援朝大军在东征提督李如松、副将李如柏、李如梅的率领下浩浩荡荡的跨过了鸭绿江,开进了朝鲜。公元1593 年1月7日,东征大军兵临平壤城下。驻守平壤的是小西行长指挥的侵朝日军第一军团18000余人。

  日军急忙在汉城召开紧急军事会议,首先决定放弃开城。石田三成建议在汉城死守,小早川隆景则提议出兵迎击。最后由于兵粮的问题,还是决定出兵迎击。1月18日明军进入开城。由于日军迅速败退,李如松误以为已经将日方主力消灭,遂将步兵和火炮留置在开城。仅命将军查大受率3000辽东铁骑继续向南追赶日军。1月24日,明军发现了日方加藤光泰、前野长康的侦查部队,并发动攻击,日军大败。得知这一消息的小早川隆景认为这是绝好的机会,派出了第三队、第六队、第九队准备包围歼灭这3000人。然而这3000辽东铁骑是明军精英中的精英,各个身经百战且装备精良,配备了三眼神铳。

东征大军在入朝参战的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掠地千里,横扫半岛,收复平壤、开城、王京三都,打出了中华天朝的赫赫声威。

  沈惟敬与宋应昌合谋让手下谢用梓和徐一贯冒充皇帝勅使前往日本。4月18日,明朝使者团和朝鲜两个王子和日军一同退到釜山。5月8日,小西行长、石田三成、增田长盛、大谷吉继带领大家一起渡海前往日本。5月15日,众人来到九州的名护屋城会见丰臣秀吉,秀吉狮子大张口,开出了七个条件,让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1、要明朝的公主嫁给天皇2、回复海上贸易3、日本和明朝通过双方大臣交换誓书4、将朝鲜八道中南部的四道割让给日本,汉城和其他四道返还5、朝鲜王子或家老1-2人送到日本为人质6、朝鲜王子通过沈惟敬返还朝鲜7、朝鲜重臣不可以违背日本。

图片 1

  李如松率领的明朝东征大军于1593年1月6日,到达平壤城下。次日拂晓,明军使用上百门的弗朗机炮、大将军炮、霹雳炮等大口径火器对平壤城开始炮击。连续十几轮的炮击把日本守军炸的是血肉横飞、惨不忍睹。李如松一声令下,攻城部队呐喊着踏过了结成坚冰的护城河扑向城下,喊杀声犹如天塌地裂,枪林弹雨中数百架攻城梯架上城头,一时间明军士卒密如蚁聚,争相攀登,平壤各门顿时陷入了激烈交战。正午时分,参战的戚家军士兵率先夺取了城南的芦门,插上了明军的军旗。其余门的日军守将顿时慌了手脚,小西行长更是吓得脸色惨白,率领人马退回内城,以铁炮队为掩护坚守不出。

平壤之役是典型的攻坚战,颇具近代化战争的特征。明军巧妙部署兵力,合理运用战术,动用了当时在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炮,给日军以极大的杀伤和震撼。明军攻城时,曾有日将大友义统率领一支部队来增援小西行长,结果被明军震天动地的炮声所吓阻,不战而退。李如松凭此一战,威名大振,可以说平壤大捷超过其父李成梁在辽东任何一次战役。明军修整十天后,李如松乘胜进军,继而收复旧都开城和多座城池。明军入朝仅仅一个多月,便收复失地五百余里,朝鲜三都十八道,已收复平壤、开城二都及黄海、平安、京畿、江源、咸境等五道。大军继续向南开进,兵锋直指王京——汉城。

  立花家大将安东长久身穿金甲一马当先,与李如松展开单挑,大战了50多个回合,李如松失重落马。危险之际,李如梅一箭射死安东救了如松一命。李如松亲卫部队死伤80余人,贴身侍卫李有声战死。危机时刻,杨元率1000火器部队赶到,对日军实施火炮压制。之后两军拼死血战,明军前后参战6000余人,日军却有2万之众,到了下午1点,胜负已经很明显了。李如松于下午2点率领部队逃往碧蹄馆北方的惠隐岭躲避追击。立功心切的宇喜多秀家和立花宗茂想继续深追,被小早川隆景阻止道:“立花殿下,看看你自己的战马吧。”这时立花宗茂才发现自己的白马坐骑已经完全被染成了红色,马鞍两边上放着4身换下来的盔甲,手中的日本刀也已经变弯,根本插不回刀鞘了。最终碧蹄馆一战以日军的勉强胜利而告终。日军撤退后,李如松战意锐减,率军退回了临津江北岸。而日军准备对附近的幸州山城发动攻击。

残酷的战斗持续到25日,李如松和明将杨元各率领1千明军精骑连夜前来救援,从日军侧翼发起猛攻,日军经过一昼夜激战伤亡惨重,已成强弩之末,误认为明军主力发起总攻,遂仓惶撤回王京。此战,明军伤亡2500余人,日军伤亡超过8000人。一昼夜交战阵亡将领高达十五员之多,可见当日战况之惨烈。

  李如松和其弟副将李如柏率军攻入内城,但日军铁炮威力强劲,如松坐骑中弹,只能换马。如柏的头盔也被流弹打中,险些丧命。如松计上心来,围城三面,只留南面不设防让日军逃走,再半路设伏。如松遂派使者传言给小西行长:“日军败局已定,只要你率军退出平壤,我们将不予阻拦。”小西行长半信半疑,但迫于形势只能答应,以便突围和其他日军汇合。天黑之后,日军向南面撤退,没走多久就来到了大同江。此时,江面已经结冰,日军先头骑兵渡江而去,发现没有埋伏,其余部队便争先恐后的开始渡江。就在此时,早已在大同江附近隐蔽的明军火炮开始齐射,雨点般的炮弹纷纷砸在了结冰的江面上,冰层上被炸出了一个个大坑。日军顿时慌作一团,加上马踏人踩,冰面崩塌,许多士兵掉入了冰冷刺骨的江水里。侥幸逃到南岸的士兵,也被早就埋伏好了明军骑兵逮个正着。小西行长吓得面无血色、失魂落魄,仅带一队轻骑逃走。之后又连遭朝鲜官军、义军的截杀,身在黄州的大友义统见死不救独自撤兵,多亏黄海道的黑田长政派兵前来接应,小西行长才得以活命。此战日军死亡12000余人,明军死亡800人。

碧蹄馆一战,3000明军与十几倍的日军激战一昼夜,以战车为工事,先以佛郎机炮、三眼火铳、集束火箭的压倒性火力优势大量杀伤日军,再以骑兵的短促出击消灭逼近的足轻步兵,击退了日军一次次潮水般的进攻。战斗进行到最惨烈的阶段,明军仅余900余骑,弹丸、火药全部耗尽,但大明军旗始终屹立不倒,高高飘扬在碧蹄馆上空。

  25日清晨6时左右,日军立花宗茂、高桥统増兄弟两人率领先锋2000人开始诱敌作战,在碧蹄馆南面的砺石岭布阵。查大受见日军旗帜不多,想全歼立功,追击立花队杀入了越川峠。越川峠地势狭长,立花军分为内田统续500人、小野镇幸700人、立花宗茂700交替与明军对战。两军展开激战,李如松五弟李如梅使用毒箭连连射中日方大将,人数不占优势的日军渐渐败退。立花宗茂、高桥统増率兵退到越川峠北方右侧暂歇,眼见查大受追兵已至,万事休矣。就在此时,日军小早川隆景队的先锋赶到,击退了明军的追击。得知前锋交战,李如松率领1000骑兵前来增援,并命副将杨元率1000火器部队稍后出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午10时左右,明军在高阳原分左、中、右三路展开。日军先锋部队在碧蹄馆南面的望客砚埋伏,并商定立花兄弟和吉川广家从左边、毛利秀包和宇喜多秀家从右边迂回到明军背后,小早川隆景坐镇中央。上午11时,在正面遭到明军三面同时进攻的粟屋景雄队,顺利的将明军引入了包围圈。不久,迂回到明军背后的小早川隆景部将井上景贞队发动了进攻,明军顿时大乱。小早川隆景抓住机会,下令迂回部队开始左右夹击,同时自己和户川达安也从正面反击,明军前卫部队大败。小早川隆景顺势向在碧蹄馆北面的李如松本阵发动进攻,李如松奋力抵抗。

日本主将——第六军团指挥官小早川隆景认为,这是明军总攻的前兆,消灭眼前这支孤军是在明军总攻之前消灭其有生力量的绝佳战机,他计划以绝对优势兵力围歼这支明军,在短时间内迅速结束战斗。此时小早川隆景绝没有想到,自己吞下的不是一块肥肉,而是一块烧红了的烙铁。被包围是由明军副总兵查大受指挥的3000辽东铁骑,曾经在关外与沙漠蛮族较量过的百战雄师,明军精锐中的精锐,配备了佛郎机火炮战车(最大射程 1000米,后填装弹,发射散弹时一发炮弹带有500发子弹,可以封锁60米宽的正面)和大量三眼火铳、集束火箭(明军常备武器中的一种,手动点火,射程 300米,一次发20枝的称为“火龙箭”,32枝的称为“一窝蜂”,49枝称为“飞廉箭”,100枝的称为“百虎齐奔”)。

  1593年3月,明、朝联军直逼汉城,与日军对峙。李如松很快就查到了日军在朝鲜之前的国库粮仓龙山屯粮,遂命查大受和李如梅率领700敢死队展开夜袭。十三座大仓,数十万石粮食,一夜间被烧的干干净净。日军顿时陷入被动,希望与大明讲和。明朝派沈惟敬为使者,与小西行长、加藤清正商谈具体条件:1、日军归还朝鲜王子2、日军撤退至釜山3、明军撤退至开城4、明朝派遣使者访日。

图片 2

但是,这种对峙局面很快就被打破。龙山大仓本为朝鲜国仓,积贮了朝鲜数十年的粮食,汉城被日军占领后,龙山大仓就成为汉城日军的军粮库,后来日军运来的粮食都存于此地。李如松得到这一情报后,密令查大受和李如梅率敢死队深夜奇袭龙山大仓。十三座大仓,数十万石粮食,一夜间被烧的干干净净。

图片 3

碧蹄馆是位于汉城以北十五公里一座小山丘上的一个驿馆,1593 年1月24日——25日在这里所爆发的一系列激战,将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小驿馆载入了亚洲战争历史的史册。公元1593 年1月24日,明军的一支侦察部队约3000骑兵在汉城郊区迎曙驿与日军北上搜索部队加藤光泰部遭遇并爆发激战,明军大胜斩首600余级。加藤光泰败退后,立刻报告了汉城日本军总部。随后,日军第六军团主力、第三、第九军团各一部共36000余人先后赶到战场,将这支明军包围在碧蹄馆,一场前哨战迅速演变成为一场大规模的战场遭遇战——壬辰战争史诗中最惊心动魄的碧蹄馆大战打响了。

日本对朝鲜的大举入侵,已经震动了大明朝野。明朝君臣早已习惯了自己的天朝地位,古语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万历二十年七月,明政府派遣了两支偏师前往朝鲜侦察敌情。辽东游击史儒率骑兵2000在平壤附近遭遇日军埋伏,全军覆没。副总兵祖承训率领3000骑兵攻入平壤,随即陷入巷战,被七百名日军火绳枪手连番伏击,骑兵和火统的威力无法发挥,只有祖承训等寥寥几人逃回。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去看看。

消息传来,明廷象炸开了锅一样,群情激昂。此时主战派也罢,主和派也罢,纷纷要求明朝出动大军远征朝鲜。 这时又传来丰臣秀吉要求琉球、菲律宾臣服朝贡的消息,丰臣秀吉的狂妄野心彻底激怒了明神宗朱翊钧。明神宗颁旨下令东征御倭援朝,任命宋应昌为经略,总领抗倭事宜;调陕西总兵李如松入辽,为东征提督,总领军事。明政府从全国调集了大批精锐部队入朝参战,包括:辽东精骑10000;宣府精骑8000;大同精骑8000;蓟镇神机营精锐步兵5000;保定神机营精锐步兵5000; 江浙步兵3000; 川军步兵5000 。

小早川隆景战后向丰臣秀吉汇报时声称打退了十万“明军铁骑”的进攻,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当时明军在朝总兵力不过才四万,哪来的十万铁骑?碧蹄馆大战是中日壬辰战争中明军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明军强大的战斗力极大震慑了日军,使其彻底丧失了与明军野战的信心。12万日军面对仅仅3万多明军竟然不敢出战,而明军兵力有限,无法展开强攻,于是双方在汉城一线展开对峙,一时间战局似乎陷入了僵局。

次日明军发起总攻,李如松亲临前线指挥作战。日军凭借有利地形,用火枪不断射击,明军劲弩、火炮齐发,火焰蔽空,震天动地,战斗非常激烈。李如松的坐骑被敌火绳枪手击毙,其弟副将李如柏的头盔中弹,兄弟二人皆毫无惧色,指挥若定。激战至中午,中朝军队从三面攻入平壤城内,日军全线崩溃,纷纷夺路而逃。明军炮轰冰封的大同江面,骑兵分路包抄截杀溃敌,日军火烧、炮击、溺水而死者不计其数。据《日本战史》记载,平壤之役后,小西行长部减员11300余名,仅余6600人,减员近三分之二,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编辑:世界历史 本文来源:前几天骑兵,明万年年的朝鲜战斗之碧蹄馆之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