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管家婆综合资料大全 > 世界历史 > 正文

的三大高人,一树梨花压海棠

时间:2019-09-03 04:47来源:世界历史
两个批示,三个典故,亦见东坡诙谐的一面。“五日京兆”,说的自然是西汉的张敞。张敞被弹劾等待处理,手下絮舜觉得可以不把这个上司当回事了:“今五日京兆耳,安能复案事

两个批示,三个典故,亦见东坡诙谐的一面。“五日京兆”,说的自然是西汉的张敞。张敞被弹劾等待处理,手下絮舜觉得可以不把这个上司当回事了:“今五日京兆耳,安能复案事?”张敞知道后把絮舜抓起来杀了,先跟他斗气:“五日京兆竟何如?冬月已尽,延命乎?”东坡引此典,是说自己毕竟还在位上吧。“敦召南之化”,召南乃《诗经》十五国风之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显然意谓此妓已被感召;“空冀北之群”,则典出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伯乐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比喻有才能的人遇到知己而得到提拔。综合起来看,东坡不批后者,大抵已有心仪此妓的趋向。

导读:现在经常听到有人说起老夫少妻的现象。其实,老夫少妻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利, 的老夫少妻依然大有人在。「一树梨花压海棠」的老夫少妻的浪漫生活,也许就是 老年人婚姻最高的精神境界。说起来,老夫少妻现象的关键,不在大男人身上,而在小女人身上。大男人从骨子里就是喜欢小女人的,并且总是来者不拒。而小女人就不是这样了。古代嫁给老夫的小女人无不是生活无著的穷人家女儿,尤其是嫁给有钱的知名文人不仅可以生活无忧,而且还能浪漫和风光一把,留下千古佳话。但是,说到底,她们毕竟是为了生活。这应该可以为人们所理解,生活不下去,还谈什么老夫少夫?其实,古代的老夫少妻生活只是男人们的浪漫和风光,女人们的浪漫和风光只是女人们自己的愿望和理想。 一、一树梨花压海棠,张先苍苍白发对红妆 张先,字子野,北宋时期著名词人,曾任安陆县的知县,因此人称「张安陆」。天圣八年进士,官至尚书都官郎中。晚年退居湖杭之间。曾与梅尧臣、欧阳修、苏轼等人私交甚密。张先善作慢词,与柳永齐名,造语工巧,曾因三处善用「影」字,世称张三影。张先一生安享富贵,诗酒风流,颇多佳话。据说他年轻时,与一年轻美貌的小尼姑相好,但庵中老尼十分严厉,把小尼姑关在池塘中一小岛的阁楼上。为了相见,每当夜深人静,张先偷偷划船过去,小尼姑悄悄放下梯子,让张先上楼。后来二人被迫分手,临别时,张先不胜眷恋,于是写下《一丛花》寄意。 老年后的张先寓居杭州,多为官妓作词,却把同为官妓的龙靓忽略了。于是龙靓给张先写了一首诗索词:「天与群芳千样葩,独无颜色不堪夸。牡丹芍药人题遍,自分身如鼓子花。」张先于是作双调《望江南》回赠:「青楼宴,靓女荐瑶杯。一曲白云江月满,际天拖练夜潮来。人物误瑶台。醺醺酒,拂拂上双腮。媚脸已非朱淡粉,香红全胜雪笼梅。标格外尘埃。」 当时,苏轼正在杭州做通判,与张先有忘年之交。当时张先高龄已八十有五,虽致仕归隐多年,但依然是妻妾成群。苏轼曾赋诗戏曰:「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而张先并不在意,竟然又新娶一房小妾。苏轼又赋诗调侃曰:「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张先对此也不过一笑了之。从此「一树梨花压海棠」便成了老夫少妻的文词雅句。遥想当年的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东南形胜的杭州,老夫少妻对于男人来说是何等的风光? 二、花甲之年娶小妾,顾炎武老树春深难着花 顾炎武,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史学家、语言学家,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本名继坤,改名绛,字忠清;南明败后,改炎武,字宁人,号亭林,自署蒋山俑。顾炎武青年时发愤为经世致用之学,并参加昆山抗清义军,失败后漫游大江南北,曾十谒明陵,晚岁卒于曲沃。学问渊博,于国家典制、郡邑掌故、天文仪象、河漕、兵农及经史百家、音韵训诂之学,都有研究。顾炎武一辈子以反清复明为己任,到处奔波还要著书立说,但是在子嗣问题上却未能免俗。他一生无子,引为憾事,当一代名医傅山告诉他还有生孩子的可能的时候,他不顾花甲之年纳了一房只有十六岁的小妾。可谓是「老牛吃嫩草」的典范。 其实,顾炎武与傅山都生在明末清初,经历过那个风云突变、江山更替的时代。共同的国仇家恨,让他们二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心相许,情相牵,情深意笃,结成莫逆。顾炎武长居江苏昆山,傅山流寓山西太原,虽山川阻隔,路途遥远,却挡不住两人友谊相交的脚步。顾炎武曾三次跋山涉水,去访傅山,可见两人情谊深深,情义殷殷。然而,到得老来,顾炎武却大骂傅山「不是君子」,害得他「众疾交侵」。傅山学问超迈,「少长晋中,得其山川雄深镇静之气,思以济世自见。」傅山名传当时,史传后世者,不但以其道德文章,更以其医心医术,「时与村农野叟登东皋,坐树下,话桑麻,或有疾病,稍出其技,辄应手效。」手到病除,药下疾祛,被称为「仙医」,尤其精于妇科。治疗不育不孕症,既是他的拿手好戏,也是他的看家本领。 那一年,顾炎武年近花甲,翻山越岭去会傅山。老友相见,嘘寒问暖一番后,顾炎武便让傅山给其诊脉。没想到,顾炎武虽是六十岁的人,却是三十岁的心脏,脉搏突突地跳,身体依然很猛,「浼之诊脉,云尚可得子」。傅山的一句话说到了顾炎武的心病上去了,顾炎武老而无子,听到傅山这话,早已心动。于是,傅山就劝顾炎武再娶一房小妾。这自然正中的下怀。他返归故里,第一件事情就是娶一房小妾。按说,顾炎武娶了小妾,行云播雨,自是身心两快,天伦怡享,应该好好感谢傅山一番才对。没想到,此事却惹得顾炎武恨从中来,将傅山大骂了一顿。原来顾炎武花甲之年娶了个十六岁的如花美眷,老牛吃嫩草,不仅没有实现老年得子的愿望,反而身体却吃出大问题了。原先健壮如牛、气壮如虎、身体倍棒的顾炎武,却搞得肉销骨立,形容枯槁,眼睛看东西一片濛濛,耳朵听声音一团嗡嗡,耳不聪,目不明,「不一二年而众疾交侵」,更「三五年间目遂不能见物」。 于是,顾炎武恨声连连,就写了一篇《规友人纳妾书》,大骂傅山劝他纳妾。他借朋友张氏之口,大骂傅山:「岂有劝六十老人娶妾,而可以为君子乎?」也就是说,傅山,你力劝花甲老人娶小妾,真不是个东西啊!其实,傅山给顾炎武开出这一老年补药,他还给写了医嘱的,医嘱云:「君子甚至爱气而谨于房。是故新壮者十日而游于房,中年者倍新壮,始衰者倍中年,大衰者以月当新壮之日,而上与天同节矣。」青春年少,十天才能一次,中年人得翻倍到二十天,像顾炎武这样的花甲老人,一个月两个月,夫妻愉快一回,那是可以与日同辉,与天同寿的。 开始,顾炎武对此还是十分高兴的。「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着花」,这是顾炎武写给傅山的诗句,虽说是夫妻之事,却也道的是故友之情。然而,夫妻敦伦,既是绵血食之事,也是养身心之方,严格按照「医嘱」,是可「而上与天同节」的。傅山给顾炎武开方娶一房小妾,本来给他开一方补药,谁想到了顾炎武那里,却成了一剂毒药,这是为何呢?恐怕是顾老先生老当益壮,在如花美眷面前,真把自己当三十岁的人了。结果是「苍龙日暮苦行雨,老树春深难着花」。顾炎武与傅山的感情其实是至死不渝的,两人是相逢江上客,有泪湿衣衫。顾炎武临终一刻,依然惦记着傅山,其著文说:「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他对傅山评价很高,觉得从傅山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傅山实可成为自己师长,甚至愿意永远和他「相随拾芝草」。由此可见,顾炎武《规友人纳妾书》,并非是与友人的绝交书;也许是现身说法的老年人 秘诀。 三、连娶五位妙龄女,袁枚无子为名又买春 三、连娶五位妙龄女,袁枚无子为名又买春 袁枚,清代诗人、散文家。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他在乾隆四年高中进士及第,历任溧水、江宁等县知县,颇有政绩,四十岁即告归。在江宁小仓山下筑筑随园,吟咏其中。广收诗弟子,女弟子尤众。袁枚是乾嘉时期代表诗人之一,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乾隆三大家」。 一生风流倜傥的清代文学才子袁枚,曾撰文记录了一段「枯杨恋」的趣话:某老翁年已八十岁,仍喜欢狎妓。有一次,他嫖了一个才十八岁的妓女,临别时,偶发感慨,赠那妓女一首小诗:「我年八十卿十八,卿自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恰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其实,袁枚本人也是一个典型的「枯杨恋」者。据说有一次,已是花甲之年的袁枚在船山上与一叫蕊仙的妓女相遇,他主动上前戏弄蕊仙道:「老夫吟诗题字,须要美人磨墨才佳。」蕊仙当然赶紧应承。在这个过程中,蕊仙的一颦一笑和袁枚的一顾一盼,互为呼应,可谓灵犀暗通,于是袁枚赏她一把碎银。蕊仙离开后,在旁的朋友们戏谑袁枚白白浪费笔墨和碎银,连个手都没有牵成,有点得不偿失。袁枚却说:「今夜艳遇,乃真风流,千载难逢,非皮肉之淫可比也。」 袁枚的结发夫人王氏一直没有生育,他便纳了第一房侍妾陶姬,可惜只生下一女便病故了,此后一连又纳了三房妾,结果不是妾流产了,就是儿子一出生就夭折了,或者是妾根本就不孕,直到六十二岁时,又纳了第五位才十九岁的叫钟姬的官妓,次年才生下一子,取名「袁迟」,袁枚为此写诗道:「六十生儿太觉迟,即将迟字唤吾儿。」为了得到子嗣,袁枚连娶五位妙龄女子,其间还常常以「无子为名又买春」,为此曾受到上司的责问,但他并未收敛,总是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狡辩。

宋人赵令畤《侯鲭录》里就有不少狎妓的记录,略举之。 元稹。鼎鼎大名的诗人。其贬江陵府士曹,“过襄阳,夜召名妓剧饮”,临走,留艳诗云:“花枝临水复临堤,也照清江也照泥。寄语东风好抬举,夜来曾有凤凰栖。” 吕士隆。宣城守,“好缘微罪杖营妓”,狎人家还暴力,很变态。后于“乐籍中得一客娼,名丽华,善歌,有声于江南,士隆眷之”。一天,手又痒了,营妓哭了,说不敢不让你打,但怕吓着你那个丽华,杀鸡儆猴,她会“不安此耳”。吕士隆还真没动手,是否就此改了恶习不知道。因为丽华矮胖,梅尧臣有一首《莫打鸭》调侃士隆:“莫打鸭,打鸭惊鸳鸯,鸳鸯新自南池落,不比孤州老秃鸧,秃鸧尚欲远飞去,何况鸳鸯羽翼长。”因此还诞生了成语“打鸭惊鸳”,比喻打甲惊乙,或比喻株连无罪的人。 滕子京。就是“重修岳阳楼”引来范仲淹名句的那位。他守吴兴的时候,“席上见小妓兜娘,赏其佳色”,念念不忘。十年后再见,兜娘“绝非顷时之容态”,色衰了,失宠了,但他仍有感慨:“十载芳洲采白苹,移舟弄水赏青春。当时自倚青春力,不信东风解误人。”今天的“情色日记”庶几近之,然赤裸裸,没人家雅致就是。 苏东坡。其在钱塘时,有官妓“性善媚惑,人号曰‘九尾野狐’”,两人关系不错。一天此狐“下状解籍”,不想干了,东坡欣然批示:“五日京兆,判断自由。九尾野狐,从良任便。”另一名官妓听说后,也来走“上层路线”,谁知这回东坡批道:“敦召南之化,此意诚可佳。空冀北之群,所请宜不允。”不让走。两个批示,三个典故,亦见东坡诙谐的一面。“五日京兆”,说的自然是西汉的张敞。张敞被弹劾等待处理,手下絮舜觉得可以不把这个上司当回事了:“今五日京兆耳,安能复案事?”张敞知道后把絮舜抓起来杀了,先跟他斗气:“五日京兆竟何如?冬月已尽,延命乎?”东坡引此典,是说自己毕竟还在位上吧。“敦召南之化”,召南乃《诗经》十五国风之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显然意谓此妓已被感召;“空冀北之群”,则典出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伯乐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比喻有才能的人遇到知己而得到提拔。综合起来看,东坡不批后者,大抵已有心仪此妓的趋向。 此外,在别的笔记里,类似的记载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墨客挥犀》云,寇准镇北都,把隐居着的蜀人魏野招至门下。有次宴会,一个“美色而举止生硬,士人谓之‘生张八’”,寇准叫她向魏野求诗,魏野写道:“君为北道生张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无笑语,半生半熟未相谙。”因此又诞生了成语“生张熟魏”,泛指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又比如《续墨客挥犀》云,石曼卿为永静军通判,狎了官妓杨幼芳,杨幼芳一下子觉得自己了不得了,“自肆无惮”。太守看石曼卿的面子,“颇优容之”,但杨幼芳连本职工作都忘了,“一日,大会宾佐,群妓皆集,独幼芳不至。屡遣人捉之,抵暮方来,洋洋自若”。这下太守恼了,“呼伍伯将笞之”,因为石曼卿愿代为受过,杨幼芳才免了这顿鞭子。由此亦可知石曼卿狎妓到了何种程度。 然而在官员狎妓属于正常的时代,也还是有底线的,虽然标准飘忽不定,今天深陷“艳照门”的官员委实用不着流口水。比方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委巷丛谈》云:“宋时阃帅、郡守等官虽得以官妓歌舞佐酒,然不得私侍枕席。熙宁中,祖无择知杭州,坐与官妓薛希涛通,为王安石所执。”明余继登《典故纪闻》云,正统皇帝时,“广东南海卫指挥使以进表至京宿娼,事觉,谪戍威远卫”。当代“艳照门”的此伏彼起,不仅严重冲击了道德底线、破坏了社会的公序良俗,而且严重挫伤了公众对公权力的信任。因此,任何当事的单位部门对此哪怕闪烁其词,也都无异于纵容,到头来,看似维护实际上败坏了自己的形象。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从其不雅视频截图在微博发布到被罢免,不过区区63小时,网友戏称曰“秒杀”了一个正厅级干部。剔除谐谑的成分,此举应该让公众看到了希望。

于是,顾炎武恨声连连,就写了一篇《规友人纳妾书》,大骂傅山劝他纳妾。他借朋友张氏之口,大骂傅山:“岂有劝六十老人娶妾,而可以为君子乎?”也就是说,傅山,你力劝花甲老人娶小妾,真不是个东西啊!

官员的“艳照门”渐渐多了起来,从北到南或从南到北,此起彼伏,有目不暇接之势。冯小刚电影《手机》里有个作家费墨,他对婚外情露馅发出过一句感叹:还是农业社会好,上京赶考,几年都不回来,回来后说啥子都行。“艳照门”的涉事官员以及有蠢蠢欲动迹象的官员,对“从前”想必更流口水,因为那个时候官员狎妓纯粹正大光明,根本不用心存顾虑,还可以被雅称为风流韵事。那个时候照虽然相术还没有发明,没有艳照,但他们留有艳诗,融进文字里,令后人看来“不打自招”。另一方面,被狎之妓索诗,也是激发官员诗兴的动力机制之一。而多数人到底是经过科举历练的,提笔能来,而且还有不少佳作为后世传诵,成为脍炙人口的名篇,远远强似今天饭桌上自以为风趣其实只会吐出“黄段子”的家伙。

其实,袁枚本人也是一个典型的“枯杨恋”者。据说有一次,已是花甲之年的袁枚在船山上与一叫蕊仙的妓女相遇,他主动上前戏弄蕊仙道:“老夫吟诗题字,须要美人磨墨才佳。”蕊仙当然赶紧应承。在这个过程中,蕊仙的一颦一笑和袁枚的一顾一盼,互为呼应,可谓灵犀暗通,于是袁枚赏她一把碎银。蕊仙离开后,在旁的朋友们戏谑袁枚白白浪费笔墨和碎银,连个手都没有牵成,有点得不偿失。袁枚却说:“今夜艳遇,乃真风流,千载难逢,非皮肉之淫可比也。”

顾炎武与傅山的感情其实是至死不渝的,两人是相逢江上客,有泪湿衣衫。顾炎武临终一刻,依然惦记着傅山,其著文说:“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他对傅山评价很高,觉得从傅山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傅山实可成为自己师长,甚至愿意永远和他“相随拾芝草”。由此可见,顾炎武《规友人纳妾书》,并非是与友人的绝交书;也许是现身说法的老年人养生秘诀。

安禄山,打北边来的一个糙爷们。杨贵妃,一个从成都来的川妹子。相遇在长安这个神奇的地方。

三、连娶五位妙龄女,袁枚无子为名又买春

古代文人的“艳照门”事件:苏轼也上榜!

开始,顾炎武对此还是十分高兴的。“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这是顾炎武写给傅山的诗句,虽说是夫妻之事,却也道的是故友之情。然而,夫妻敦伦,既是绵血食之事,也是养身心之方,严格按照“医嘱”,是可“而上与天同节”的。傅山给顾炎武开方娶一房小妾,本来给他开一方补药,谁想到了顾炎武那里,却成了一剂毒药,这是为何呢?恐怕是顾老先生老当益壮,在如花美眷面前,真把自己当三十岁的人了。结果是“苍龙日暮苦行雨,老树春深难著花”。

现在经常听到有人说起老夫少妻的现象。其实,老夫少妻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古代的老夫少妻依然大有人在。“一树梨花压海棠”的老夫少妻的浪漫生活,也许就是古代老年人婚姻最高的精神境界。

顾炎武一辈子以反清复明为己任,到处奔波还要著书立说,但是在子嗣问题上却未能免俗。他一生无子,引为憾事,当一代名医傅山告诉他还有生孩子的可能的时候,他不顾花甲之年纳了一房只有十六岁的小妾。可谓是“老牛吃嫩草”的典范。

顾炎武,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史学家、语言学家,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本名继坤,改名绛,字忠清;南明败后,改炎武,字宁人,号亭林,自署蒋山俑。顾炎武青年时发愤为经世致用之学,并参加昆山抗清义军,失败后漫游大江南北,曾十谒明陵,晚岁卒于曲沃。学问渊博,于国家典制、郡邑掌故、天文仪象、河漕、兵农及经史百家、音韵训诂之学,都有研究。

图片 1

滕子京。就是“重修岳阳楼”引来范仲淹名句的那位。他守吴兴的时候,“席上见小妓兜娘,赏其佳色”,念念不忘。十年后再见,兜娘“绝非顷时之容态”,色衰了,失宠了,但他仍有感慨:“十载芳洲采白苹,移舟弄水赏青春。当时自倚青春力,不信东风解误人。”今天的“情色日记”庶几近之,然赤裸裸,没人家雅致就是。

此外,在别的笔记里,类似的记载仍然比比皆是。比如《墨客挥犀》云,寇准镇北都,把隐居着的蜀人魏野招至门下。有次宴会,一个“美色而举止生硬,士人谓之‘生张八’”,寇准叫她向魏野求诗,魏野写道:“君为北道生张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无笑语,半生半熟未相谙。”因此又诞生了成语“生张熟魏”,泛指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又比如《续墨客挥犀》云,石曼卿为永静军通判,狎了官妓杨幼芳,杨幼芳一下子觉得自己了不得了,“自肆无惮”。太守看石曼卿的面子,“颇优容之”,但杨幼芳连本职工作都忘了,“一日,大会宾佐,群妓皆集,独幼芳不至。屡遣人捉之,抵暮方来,洋洋自若”。这下太守恼了,“呼伍伯将笞之”,因为石曼卿愿代为受过,杨幼芳才免了这顿鞭子。由此亦可知石曼卿狎妓到了何种程度。

袁枚的结发夫人王氏一直没有生育,他便纳了第一房侍妾陶姬,可惜只生下一女便病故了,此后一连又纳了三房妾,结果不是妾流产了,就是儿子一出生就夭折了,或者是妾根本就不孕,直到六十二岁时,又纳了第五位才十九岁的叫钟姬的官妓,次年才生下一子,取名“袁迟”,袁枚为此写诗道:“六十生儿太觉迟,即将迟字唤吾儿。”为了得到子嗣,袁枚连娶五位妙龄女子,其间还常常以“无子为名又买春”,为此曾受到上司的责问,但他并未收敛,总是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狡辩。

当时,苏轼正在杭州做通判,与张先有忘年之交。当时张先高龄已八十有五,虽致仕归隐多年,但依然是妻妾成群。苏轼曾赋诗戏曰:“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而张先并不在意,竟然又新娶一房小妾。苏轼又赋诗调侃曰:“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张先对此也不过一笑了之。从此“一树梨花压海棠”便成了老夫少妻的文词雅句。遥想当年的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东南形胜的杭州,老夫少妻对于男人来说是何等的风光?

安禄山当然要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拼命巴结唐玄宗,而要巴结唐玄宗,当然要走夫人路线,讨好唐玄宗的老婆杨贵妃。

其实,傅山给顾炎武开出这一老年补药,他还给写了医嘱的,医嘱云:“君子甚至爱气而谨于房。是故新壮者十日而游于房,中年者倍新壮,始衰者倍中年,大衰者以月当新壮之日,而上与天同节矣。”青春年少,十天才能一次,中年人得翻倍到二十天,像顾炎武这样的花甲老人,一个月两个月,夫妻愉快一回,那是可以与日同辉,与天同寿的。

二、花甲之年娶小妾,顾炎武老树春深难著花

老年后的张先寓居杭州,多为官妓作词,却把同为官妓的龙靓忽略了。于是龙靓给张先写了一首诗索词:“天与群芳千样葩,独无颜色不堪夸。牡丹芍药人题遍,自分身如鼓子花。”张先于是作双调《望江南》回赠:“青楼宴,靓女荐瑶杯。一曲白云江月满,际天拖练夜潮来。人物误瑶台。醺醺酒,拂拂上双腮。媚脸已非朱淡粉,香红全胜雪笼梅。标格外尘埃。”

张先一生安享富贵,诗酒风流,颇多佳话。据说他年轻时,与一年轻美貌的小尼姑相好,但庵中老尼十分严厉,把小尼姑关在池塘中一小岛的阁楼上。为了相见,每当夜深人静,张先偷偷划船过去,小尼姑悄悄放下梯子,让张先上楼。后来二人被迫分手,临别时,张先不胜眷恋,于是写下《一丛花》寄意。

按说,顾炎武娶了小妾,行云播雨,自是身心两快,天伦怡享,应该好好感谢傅山一番才对。没想到,此事却惹得顾炎武恨从中来,将傅山大骂了一顿。原来顾炎武花甲之年娶了个十六岁的如花美眷,老牛吃嫩草,不仅没有实现老年得子的愿望,反而身体却吃出大问题了。原先健壮如牛、气壮如虎、身体倍棒的顾炎武,却搞得肉销骨立,形容枯槁,眼睛看东西一片蒙蒙,耳朵听声音一团嗡嗡,耳不聪,目不明,“不一二年而众疾交侵”,更“三五年间目遂不能见物”。

宋人赵令畤《侯鲭录》里就有不少狎妓的记录,略举之。

作为一个人,你可还记得1937年的12月31日吗?你可还记得那些葬送在日本屠戮下的30万无辜生命吗?再看看今天的我们,有多少人还在为日货而疯狂,还有多少无知的人们疯狂涌入日本,把大把大把的钱送到了日本人手里。

日本兵正处死两名年轻的中国人

其实,顾炎武与傅山都生在明末清初,经历过那个风云突变、江山更替的时代。共同的国仇家恨,让他们二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心相许,情相牵,情深意笃,结成莫逆。顾炎武长居江苏昆山,傅山流寓山西太原,虽山川阻隔,路途遥远,却挡不住两人友谊相交的脚步。顾炎武曾三次跋山涉水,去访傅山,可见两人情谊深深,情义殷殷。然而,到得老来,顾炎武却大骂傅山“不是君子”,害得他“众疾交侵”。

为了讨好杨贵妃,安禄山也是蛮拼的,主动表演起舞蹈来。安禄山是胡人,本来就擅长跳舞。在杨贵妃面前,安禄山跳起了胡旋舞。这种舞的特点就是不停转动。

苏东坡。其在钱塘时,有官妓“性善媚惑,人号曰‘九尾野狐’”,两人关系不错。一天此狐“下状解籍”,不想干了,东坡欣然批示:“五日京兆,判断自由。九尾野狐,从良任便。”另一名官妓听说后,也来走“上层路线”,谁知这回东坡批道:“敦召南之化,此意诚可佳。空冀北之群,所请宜不允。”不让走。

顺便介绍一下,安禄山是个很胖的人,他自己称了一下,有三百五十斤。腹部的肉掉到了膝盖上,可以说,他已经好多年没看到自己的小丁丁了。这种体型按说跳舞是比较勉强的,但没想到,安禄山竟然是个灵活死胖子。转起圈来别有一种风味,引得杨贵妃哈哈大笑。

作为一个人,你可还记得1937年的12月31日吗?你可还记得那些葬送在日本屠戮下的30万无辜生命吗?再看看今天的我们,有多少人还在为日货而疯狂,还有多少无知的人们疯狂涌入日本,把大把大把的钱送到了日本人手里。

下面这25张真实的历史照片,无声的记录了这一切,记录了这一场轰动世界的罪行,但凡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难道看完了这一切还不能触动你的灵魂内心吗?

日本刽子手们正在擦拭他们罪恶的军刀。

图片 2

一、一树梨花压海棠,张先苍苍白发对红妆

图片 3

说起来,老夫少妻现象的关键,不在大男人身上,而在小女人身上。大男人从骨子里就是喜欢小女人的,并且总是来者不拒。而小女人就不是这样了。古代嫁给老夫的小女人无不是生活无着的穷人家女儿,尤其是嫁给有钱的知名文人不仅可以生活无忧,而且还能浪漫和风光一把,留下千古佳话。但是,说到底,她们毕竟是为了生活。这应该可以为人们所理解,生活不下去,还谈什么老夫少夫?其实,古代的老夫少妻生活只是男人们的浪漫和风光,女人们的浪漫和风光只是女人们自己的愿望和理想。

据说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件奇葩的事情:杨玉环给安禄山洗澡。

杨玉环到底有没有给安禄山洗澡?

傅山学问超迈,“少长晋中,得其山川雄深镇静之气,思以济世自见。”傅山名传当时,史传后世者,不但以其道德文章,更以其医心医术,“时与村农野叟登东皋,坐树下,话桑麻,或有疾病,稍出其技,辄应手效。”手到病除,药下疾祛,被称为“仙医”,尤其精于妇科。治疗不育不孕症,既是他的拿手好戏,也是他的看家本领。

事情是这样的,安禄山是北方的一个胡人头头,因为会打仗,受到唐玄宗的器重,召到宫里。

袁枚,清代诗人、散文家。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他在乾隆四年高中进士及第,历任溧水、江宁等县知县,颇有政绩,四十岁即告归。在江宁小仓山下筑筑随园,吟咏其中。广收诗弟子,女弟子尤众。袁枚是乾嘉时期代表诗人之一,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乾隆三大家”。

元稹。鼎鼎大名的诗人。其贬江陵府士曹,“过襄阳,夜召名妓剧饮”,临走,留艳诗云:“花枝临水复临堤,也照清江也照泥。寄语东风好抬举,夜来曾有凤凰栖。”

图片 4

一生风流倜傥的清代文学才子袁枚,曾撰文记录了一段“枯杨恋”的趣话:某老翁年已八十岁,仍喜欢狎妓。有一次,他嫖了一个才十八岁的妓女,临别时,偶发感慨,赠那妓女一首小诗:“我年八十卿十八,卿自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恰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

官员的“艳照门”渐渐多了起来,从北到南或从南到北,此起彼伏,有目不暇接之势。冯小刚电影《手机》里有个作家费墨,他对婚外情露馅发出过一句感叹:还是农业社会好,上京赶考,几年都不回来,回来后说啥子都行。“艳照门”的涉事官员以及有蠢蠢欲动迹象的官员,对“从前”想必更流口水,因为那个时候官员狎妓纯粹正大光明,根本不用心存顾虑,还可以被雅称为风流韵事。那个时候照虽然相术还没有发明,没有艳照,但他们留有艳诗,融进文字里,令后人看来“不打自招”。另一方面,被狎之妓索诗,也是激发官员诗兴的动力机制之一。而多数人到底是经过科举历练的,提笔能来,而且还有不少佳作为后世传诵,成为脍炙人口的名篇,远远强似今天饭桌上自以为风趣其实只会吐出“黄段子”的家伙。

然而在官员狎妓属于正常的时代,也还是有底线的,虽然标准飘忽不定,今天深陷“艳照门”的官员委实用不着流口水。比方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委巷丛谈》云:“宋时阃帅、郡守等官虽得以官妓歌舞佐酒,然不得私侍枕席。熙宁中,祖无择知杭州,坐与官妓薛希涛通,为王安石所执。”明余继登《典故纪闻》云,正统皇帝时,“广东南海卫指挥使以进表至京宿娼,事觉,谪戍威远卫”。当代“艳照门”的此伏彼起,不仅严重冲击了道德底线、破坏了社会的公序良俗,而且严重挫伤了公众对公权力的信任。因此,任何当事的单位部门对此哪怕闪烁其词,也都无异于纵容,到头来,看似维护实际上败坏了自己的形象。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从其不雅视频截图在微博发布到被罢免,不过区区63小时,网友戏称曰“秒杀”了一个正厅级干部。剔除谐谑的成分,此举应该让公众看到了希望。

图片 5

图片 6

那一年,顾炎武年近花甲,翻山越岭去会傅山。老友相见,嘘寒问暖一番后,顾炎武便让傅山给其诊脉。没想到,顾炎武虽是六十岁的人,却是三十岁的心脏,脉搏突突地跳,身体依然很猛,“浼之诊脉,云尚可得子”。傅山的一句话说到了顾炎武的心病上去了,顾炎武老而无子,听到傅山这话,早已心动。于是,傅山就劝顾炎武再娶一房小妾。这自然正中的下怀。他返归故里,第一件事情就是娶一房小妾。

吕士隆。宣城守,“好缘微罪杖营妓”,狎人家还暴力,很变态。后于“乐籍中得一客娼,名丽华,善歌,有声于江南,士隆眷之”。一天,手又痒了,营妓哭了,说不敢不让你打,但怕吓着你那个丽华,杀鸡儆猴,她会“不安此耳”。吕士隆还真没动手,是否就此改了恶习不知道。因为丽华矮胖,梅尧臣有一首《莫打鸭》调侃士隆:“莫打鸭,打鸭惊鸳鸯,鸳鸯新自南池落,不比孤州老秃鸧,秃鸧尚欲远飞去,何况鸳鸯羽翼长。”因此还诞生了成语“打鸭惊鸳”,比喻打甲惊乙,或比喻株连无罪的人。

张先,字子野,北宋时期著名词人,曾任安陆县的知县,因此人称“张安陆”。天圣八年进士,官至尚书都官郎中。晚年退居湖杭之间。曾与梅尧臣、欧阳修、苏轼等人私交甚密。张先善作慢词,与柳永齐名,造语工巧,曾因三处善用“影”字,世称张三影。

图片 7

难道曾经的这一切都忘记了吗?难道30万灵魂还不够唤醒你那冰冷的心吗?这才过了多少年,可那一幕幕仿佛就在昨日,这一份耻辱,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又怎能忘怀!

图片 8

图片 9

编辑:世界历史 本文来源:的三大高人,一树梨花压海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