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管家婆综合资料大全 > 世界历史 > 正文

袁崇焕评传,红夷大炮是怎么埋葬大明帝国的

时间:2019-09-02 04:44来源:世界历史
晚明的“辽左兵端”,经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之战失利,到天启二年王化贞兵败,熊廷弼失土,仅仅三年多的时间,形势即变得岌岌可危,已呈败局之势。临危赴任的袁崇焕,以孤军独

晚明的“辽左兵端”,经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之战失利,到天启二年王化贞兵败,熊廷弼失土,仅仅三年多的时间,形势即变得岌岌可危,已呈败局之势。临危赴任的袁崇焕,以孤军独守宁远,锦州防线,于天启六年、七年两次重创清军的进犯,一改万历后期以来节节败退的战争颓势,也创造了明清近半世纪的辽东之争中明军罕有的以少胜多的战例。战役的胜利当然有众多因素起作用,如指挥调度、民心士气、后勤保障等方面,不过。武器也是一个极为关键的因素。而袁崇焕手上正有这样的一张王牌——来自西洋的红夷大炮。明以来,火器在战场上已经相当普及,明军主力或精锐部队也大量使用火器,冷热兵器配备达到了3:1,据孙文良、李治亨《明清战争史略》一文,仅从万历四十六年(1618)至天启元年(1621),三年中因辽战发往广宁以资补充的各种火器,累计大炮18154门,佛郎机4090架,枪类2080杆,火药类177,3658斤,大小铅弹142368斤,大小铁弹1253200个之多。火器几乎占到了全部兵器的一半。说到武器的先进程度,明军当然胜过清军,不过为何又在两军对垒之际无从发挥,交战中屡战屡败呢?对此,黄宇仁先生在《1619年的辽东战役》一文中论及,明军自戚继光以降,出战习惯布成方阵,火器列于阵前,炮置地面,每临交锋,必先放射火炮,以杀敌首锋,确起一定杀伤力而扼敌人进攻于一时。但明军布阵的墨守成规,一成不变遂逐渐为敌所窥,清兵改以“铁骑冲突,如风如电”以己快速凌厉之长争取先机,抢于明军点燃发射之前,迅速突入射程,使明军虽发射火炮,却使炮弹落空,或伺机明军第—次发射后,骠骑全速冲锋突破明军阵势,不给明军机会发射第二炮,于是火器功能顿丧,明军为逃避骑兵冲击,每每望风弃火器而溃。清兵通常以精锐骑兵约“四万,人马皆拉金甲,马首两面皆夹长枪,对阵冲来”,明军“非抢倒,即箭射死”。此外,当时内府所制火器质量甚差,使用时屡屡发生爆裂事故,造成自我杀伤,更使燃点者战战筋筋,不敢多用,也是一大原因。辽东宁、锦战役中使用的西洋大炮,得力于徐光启“力请多铸西洋大砲,以资城守。帝善其言。”(《明史列传139》),经由熟谙西方技术的徐光启穿针引线,由李之藻等人具体运作而引进。金庸先生在《袁崇焕评传》中提及,“明朝这时本来已驱逐了葡萄牙人的天主教传教士。传教士波尔、米克耳两人见到明清交兵,有机可乘,便发动澳门的葡人,向明朝提供军费和炮手。明朝于是召还已驱逐了的教士。本来秘密传教变成了公开,大批葡萄牙教士和炮手进入中国。后来中国在外国教士和技师指导之下自行铸炮。所铸成的大炮也封了官,称为‘安国全军平辽靖虏将军’,还派官祭炮,请将军发威破敌。”澳门的葡萄牙殖民者曾自一艘在澳门附近搁浅的英国船上获大炮十二尊,决定全部卖给中国。天启元年十二月,首批四门大炮运抵京师时,因侍卫之盛,民众夹道而观,欲一睹丰采。后来有一门炮在试验中炸坏了,剩余的十一门全部发往山海关,供孙承宗调遣,孙又调到了关外。据周峥先生考证,“这种红衣大炮属当时最新改造的英国加农炮,为前装滑膛炮,管长3米,口径1325毫米,炮管长度为口径24倍。炮身铸有六道箍,火门位于炮管后部,尾盖形如覆盂,尾部顶端有球珠,炮管中部两侧各铸炮耳一,以便安放用架之上,炮身铸有盾形框徽,框中微号下为三艘四桅风帆艇,上有两顶上冠及两只雄狮。据此知为英国东印度公司之物,该炮弹低伸,命中率高,射程远,杀伤力极大,可调整发射角,且性能安全,为当时欧洲击杀密集进攻最锐利的大炮,其先进程度比之佛郎机炮实难以估计其倍数。”(见《明清边政与治乱》)天启六年正月,努尔哈赤帅大军十三万围攻宁远,而袁崇焕守军仅一万二千人,辽东经略高第则全军据守山海关,龟缩不敢来救。但宁远城将士同心,“崇焕更刺血为书,激以忠义,为之下拜,将士咸请效死。乃尽焚城外民居,携守具入城,清野以待。”二十三日,努尔哈赤兵临城下,双方血战三日,“明日,大军进攻,载楯穴城,矢石不能退。崇焕令闽卒罗立,发西洋巨砲,伤城外军。明日,再攻,复被却,围遂解。”(《明史列传147》)这一仗下来,清军在宁远军民的英勇抗击和新型火炮的威力下不仅损失惨重,努尔哈赤本人亦被炮火击中,身受重伤,到八月即不治身亡。宁远大捷“此七、八年来所绝无,深足为封疆吐气。”天启七年,皇太极为报父败之耻,亲率大军再次围攻锦州、宁远。“五月,大清兵围锦州,率教与中官纪用、副将左辅、硃梅等婴城固守。发大砲,颇多击伤。相持二十四日,围始解”(《明史列传159》)。锦州不下,皇太极又退攻宁远。五月二十八日午时抵宁远东北山下扎营,“明总兵满桂之兵及密云兵宁远城东二里,列阵于南,沿城环列枪炮。”皇太极欲攻城,三大贝勒知火炮历害,“皆以距城近,不宜攻。”皇太极怒曰:“昔皇考太祖攻宁远不克,今我攻锦州又未克。似此野战之兵尚不能胜,其何以张我国威耶?”乃亲自指挥进攻,“崇焕与中官应坤、副使毕自肃督将士登陴守,列营濠内,用砲距击;而桂、世禄、大寿大战城外”,据有关记载,连皇太极的大营都被炮火击毁。清军又“值天溽暑,士卒死伤甚众。”,到六月五日,皇太极被迫撤退。时隔宁远大捷一年另四个月,袁崇焕再度取得宁、锦防卫战的大捷。当时,因战事不利,传统火器又存在质量问题,镇守辽东的明军将领大都认为火器不得力,不如刀枪便利,纵有大量火器而不能善用。袁崇焕不墨守旧规,设炮台,筑边城,果断使用先进的西洋红衣大炮为重点武器,从而力抵外侮,重创来犯之敌,令辽东边防军事格局为之一振。大炮的使用虽然历史已久,但多以威慑为目的,虽也有一定杀伤力,不起决定性的主导作用,胜负靠的是短兵相接的肉搏。以炮火强大的火力和杀伤力作为战争中攻防的基本和决定胜负最主要的力量,袁崇焕似为首倡。当然,这里面也有局势所迫而不得已的原因,如他本人上书所言:“辽左之坏,虽人心不固,亦缘失有形之险,无以固人心。兵不利野战,只有凭坚城、用大砲一策。”(《明史列传147》)西汶艺术网[;

在这段时期中,皇太极进攻朝鲜,打了几个胜仗后,朝鲜投降,订立了对满清十分有利的和约,每年从朝鲜得到粮食、金钱和物品的供应。皇太极本来提出三个条件:割地、擒毛文龙、派兵一万助攻中国。朝鲜对这三个条件无法接纳,但在经济上尽量满足满清的要求。同时在此后的明清战争中,朝鲜改守中立,使满清去了后顾之忧。 在皇太极对朝鲜用兵之时,袁崇焕加紧修筑锦州、中左、大凌河三城的防御工事,派水师去支援皮岛的毛文龙,另派赵率教、朱梅等九员将领率兵九千,进兵三岔河,牵制清军,作朝鲜的声援。但朝鲜不久就和满清订了城下之盟,赵率教等领兵而回,并未和清军接触。 皇太极无法和明朝达成和议,却见袁崇焕修筑城堡的工作进行得十分积极,时间越久,今后进攻会更加困难,于是决定“以战求和”,对宁远发动攻击。 天启七年五月,皇太极亲率两黄旗、两白旗精兵,进攻辽西诸城堡,攻陷明方大凌河、小凌河两个要塞,随即进攻宁远的外围要塞锦州。 五月十一,皇太极所率大军攻抵锦州,四面合围。这时守锦州的是赵率教,他和监军太监纪用守城,派人去与皇太极议和,那自是缓兵之计,以待救兵。皇太极不中计,攻城愈急。 袁崇焕派遣祖大寿和尤世禄带了四千精兵,绕到清军后路去包抄,又派水师去攻东路作为牵制。这时天热,海上不结冰,水师用得着了。 赵率教是陕西人,这人的人品本来是相当不高的。努尔哈赤攻辽阳时,赵率教是主帅袁应泰的中军。袁应泰是不懂军事的文官,赵率教却没有尽他做参谋长的责任,这个战役指挥得一塌胡涂。清军攻破辽阳,袁应泰殉难,赵率教却偷偷逃走了,论法当斩,不知如何得以幸免,想来是贿赂了上官。后来王化贞大败,关外各城都成为无人管的地方,赵率教申请戴罪立功,带领了家丁前去接收前屯卫,但到达时发觉已被蒙古人占住,他便不敢再进。努尔哈赤攻宁远,赵率教在前屯卫,距离很近,自己不亲去赴援,后来宁远大捷,他却想分功,以致给满桂痛骂,酿成了很大风波。 和满桂冲突时,袁崇焕相当支持他。赵率教感恩图报,又得袁崇焕时时勉以忠义,到锦州大战时,他突然之间似乎变了一个人。他和前锋总兵左辅、副总兵朱梅等率兵奋勇死战,和皇太极部下的精兵大战三场,胜了三场,小战二十五场,也是每战都胜。从五月十一打到六月初四,二十四天之中,无日不战,战况的激烈,不下于当年宁远大战。六月初四那天,皇太极增兵猛攻。锦州城中放西洋大炮,又放火炮、火弹和矢石,清兵受创极重。攻到天明时,皇太极见支持不住了,只得退兵,退到小凌河扎营,等候各路兵马集中整编。 赵率教转怯为勇,自见敌潜逃到拚死守城,自畏缩不前到激战二十四日,到后来更在保卫北京之役中血战阵亡,终于在历史上与满桂齐名,成为当时的两大良将。他这个重大转变,非常突出的证明了袁崇焕的领导才能。 皇太极整理好了部队,转而去攻宁远。 清军上次在宁远吃过败仗,兵将心中对袁崇焕都是很忌惮的。大贝勒代善见城中有备,就勒兵不攻。皇太极对诸将说:“先汗攻宁远不克,这次我攻锦州又不克,若再攻不下宁远,我可要声名扫地了。”于是下令总攻,击破城下明军骑兵,直薄城壁。 比之第一次宁远之战,袁崇焕部的战斗力已有增强,敢于到城外决战了。上次要清军退后,才派五十名敢死队缒到城下拾箭枝,可见不敢开城门。 满桂率领明军在城南二里列阵,城墙下环列枪炮。皇太极佯败,想引明军来攻,然后伏兵齐起。但明军没有上当,守垒不追。皇太极于是回军再战。 袁崇焕亲上城头督战,大声呼叫。满桂战于城外。祖大寿、尤世禄回师攻击清兵后路。双方死伤均重,满桂身中数箭。明军野战终于打不过清军,于是退入城中据守。这场大战打得十分惨烈,城壕中填满了两方军士的死尸。 守军又以葡萄牙大炮轰击,击碎清方大营帐一座及皇太极的白龙旗,杀伤清兵不少。明方的报告说,皇太极长子召力兔贝勒胸口中箭,另一子浪荡宁古贝勒在阵上被明军射杀,又杀固山四人、牛录三十余名。这报告失之夸大,事实上并无皇太极的儿子在此役中阵亡。但清方纪录中也说:济尔哈朗贝勒、萨哈廉贝勒、大将瓦克达、阿格等均受伤。 皇太极见部队损失重大,只得退兵,再攻锦州南面,亦不能拔,将士又遭到不少伤亡,将领觉多拜山、巴希等阵亡。七月,清兵败回沈阳。 这一役明朝称为“宁锦大捷”,是明军对清军第二次血战胜利。 袁崇焕在报功的奏章中,力称功劳最大的是满桂①。他和满桂向来颇有意见冲突,但在奏章中力称宁远大捷以满桂之功居多,可见光明磊落,大公无私。 第一次宁远大捷是天启六年正月,第二次宁锦大捷是七年五月,相隔一年零四个月。在这短短的十六个月之间,袁崇焕加强了明军的战斗力,抢筑了锦州的防御工事,固守在清军的后路,使皇太极有后顾之忧,不敢久攻宁远。同时清军先攻锦州不克,再攻宁远,气势已挫。可见袁崇焕这十六个月中的准备工作收到了很大成效。如果能多一些和平时期,局面当然更有改进。 这一仗大捷,军事上的主要因素之一,还是靠了葡萄牙的红衣大炮。明朝这时本来已驱逐了葡萄牙人的天主教传教士。传教士波尔、米克耳两人见到明清交兵,有机可乘,便发动澳门的葡人,向明朝提供军费和炮手。明朝于是召还已驱逐了的教士。本来秘密传教变成了公开,大批葡萄牙教士和炮手进入中国②。后来中国在外国教士和技师指导之下自行铸炮。所铸成的大炮也封了官,称为“安国全军平辽靖虏将军”,还派官祭炮,请将军发威破敌。金人要直到数年之后,才因投降的明人之助而开始铸造大炮。 袁崇焕在政治上属于魏忠贤的敌对派系。他中进士的主考官韩p、保荐他的御史侯恂等都是东林党的巨头。袁崇焕当然不肯克扣军饷去孝敬魏忠贤。但为了大目标是守御锦州、宁远,他也相当的委曲求全。各省督抚都为魏忠贤建生祠,袁崇焕如果不附和,立刻就会罢官,守御国土的大志无法得伸,因此当时也只得在蓟辽为魏忠贤建生祠。 但魏忠贤仍是不满意。所以虽有宁锦大捷,袁崇焕却得不到甚么重赏,只升官一级。奉承魏忠贤的官员却有数百人因此大捷而升官,理由是在朝中策划有功,连魏忠贤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从孙,也因此而封了伯爵。魏忠贤是太监,没有儿子,只好大封他侄儿,封他侄儿的儿子。 魏忠贤这时更叫一名言官弹颏袁崇焕,说他没有去救锦州为“暮气”。袁崇焕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只得自称有病,请求辞职。魏忠贤立刻批准,派兵部尚书王之臣去接替。 皇太极听到这个消息,当然是大喜若狂,而听到加给袁崇焕的罪名与评语竟是“暮气”两字,恐怕大喜之余,却也不免愕然良久吧?袁崇焕这样的人竟算“暮气沉沉”,却不知谁才是“朝气蓬勃”? 袁崇焕离开宁远时,心中感慨万千,可想而知。那时他还只四十岁左右,方当壮盛的英年,正是要大展抱负的时候。 立了大功反而被迫退休,他的部属将士既感诧异,更是忿忿不平。他写了一首诗给一个部将,诗中说:我们慷慨同仇,间关百战,功劳不小,皇上的恩遇也重。但我的苦心,却只有后人知道了。建功立业固然很好,回家休养也是不错。对于我的去留,大家不必感到不平罢。这首诗显得很有气度③。不过他对于天启皇帝,还是十分感激的。他本来是一个七品知县,自天启二年到七年夏天,短短的五年半之间,几乎年年升官,中间还跳级,直升到“巡抚辽东、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实在算是飞黄腾达。他自觉升官太快,曾上疏辞谢。他说在诸同年中,官职最高之人和他也差着好几级,为了要做部属武将的榜样,请皇帝收回升赏的成命。皇帝批复说:你接连三次谦辞,品德很好,但你功劳大,升官是应该的④。 他在回广东故乡途中,经过大庾岭时写了一首诗,感念天启对他的知遇之恩⑤。他心中明白,天启是个昏君,可是对待自己实在很好。 他到了广州,去光孝寺游览,踏足佛地,不禁想到生平杀人甚多,和环境大不调和⑥,然而那也只是感到不调和而已。英雄豪杰,一往无悔,却也无须对菩萨低头,不必对杀了该杀之人有甚么遗憾。 ①袁崇焕的奏章中说:“十年来,尽天下之兵,未尝敢与奴合马交锋,即臣去年,亦自城上而下攻。自今始一刀一枪,下而拚命,不顾夷之凶狠剽悍。臣复凭堞大呼,分路进追。诸军忿恨,誓一战以挫此贼。此皆将军满桂之功居多。” ②马耳丁的《鞑靼战记》中大吹葡萄牙传教的功劳,又说:“上帝对于信仰基督教的皇帝必予福佑,所以中国皇帝对鞑靼人作战大胜。”其实天启皇帝信仰的是鲁班先师,并没有信仰基督教的上帝。 据冯承钧译、沙不列撰:《明末奉使罗马教廷耶稣会士卜弥格传》:崇祯三年,澳门葡人队长率士卒四百、大炮十尊入境效力。广州巨商恐失垄断中西贸易之利,厚赂朝臣,加以阻挠。后葡军队长公沙的西劳阵亡于登莱。《碧血剑》小说略取其意。 ③袁崇焕《南还别陈翼所总戎》:“慷慨同仇日,间关百战时,功高明主眷,心苦后人知。麋鹿还山便,麒麟绘阁宜。去留都莫讶,秋草正离离。”其中“功高明主眷”这一句,不免含有苦涩的意味。天启决不是明主,天下皆知,自己功高如此,结果却得了这样的“眷”,这位“明主”,真是“明”得很了。 ④袁崇焕《天启六年六月初十日谢升荫疏》中说:“且武人奔竞,少竖立便欲厚迁,稍不合辄思激去,要挟朝廷,开衅同类,今边疆始终不得一人之用,臣最疾之。臣今日不自处于恬,何以消诸将之竞?况臣原无富贵之心,又皇上所鉴也。”对这个辞赏的奏章,朝廷的批答是:“奉圣旨:袁崇焕存城功高,加恩示酬,原不为过;乃三疏控辞,愈征克让。还着遵旨祇承。该部知道。” ⑤袁崇焕《归庾岭》:“功名劳十载,心迹渐依违。忍说还山是?难言出塞非。主恩天地重,臣遇古今稀。数卷封章外,浑然旧日归。” ⑥袁崇焕《遇诃林寺口占》:“四十年来过半身,望中祇树隔红尘。如今着足空王地,多了从前学杀人。

清朝初年,顺治皇帝在钦天监看到一本叫《徐氏庖言》的书,读罢感慨万千:“使明朝能尽用此言,则朕何以至此也”。此书的作者就是红夷大炮的引进者,同时也是明朝著名科学家的徐光启。

徐光启,祖籍苏州,生于松江府。19岁考中秀才,31岁在广州游历时加入了天主教,因此有机会接触西方的数学、天文、武器制造等知识。42岁时,徐光启考中进士,进入翰林院,后又调任礼部。

图片 1

徐光启的仕途并不顺利,期间几起几落。正式因为如此,徐光启才有时间研究兵法、武器制造等科学。万历四十七年,徐光启的命运迎来一次转变。发生在辽东的萨尔浒之战让明军遭受重创,朝廷上下惊恐不安。

徐光启多次上疏言“正兵”,并得到吏部和工部的支持,万历皇帝迫于压力,破格任命其为监察御史,专事练兵。由于经费不足,又加之辽东战事紧张,新兵还没练出来就被调到前线。这种情况下,徐光启只能“归休田里”。

展开剩余80%

天启元年,后金攻占沈阳、辽阳等地,辽东经略袁应泰殉难,朝廷此时又想起了徐光启,让他复出练兵。徐光启之前曾托好友李之藻在澳门买了四尊红夷大炮,但运到江西时,徐光启恰好被赋闲,一直没有北运。

图片 2

徐光启复出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红夷大炮运到前线,同时还积极倡导铸造西洋火器,培养武器制造和操炮人才,出版了《兵机要诀》和《兵法条格》等书。

天启年间宦官魏忠贤把持朝政,结党私营,而徐光启引进西洋“奇技淫巧”遭到保守派大臣的弹劾,复职仅4个月的时间就被罢免。不过徐光启送往前线的红夷大炮却在袁崇焕的宁远大捷中发挥巨大威力,并被天启皇帝封为“安国全军平辽靖虏大将军”。

崇祯二年,皇太极领兵入关,兵锋直指北京城。正在编修《大统历》的徐光启向崇祯献策,应该先从政治层面瓦解后金部队,建议对那些投降后金的汉军网开一面,“如能二、三人以上,合斩一个‘真夷’来归降”,朝廷应破例重赏。

图片 3

皇太极即将兵临城下时,朝廷上关于是否在城外扎营又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徐光启又站出来强调务必吸取袁应泰在辽阳的教训,避免与后金在城外野战,而是要像袁崇焕在宁远大捷中一样,凭借高墙深池抵挡后金骑兵的优势,同时用红夷大炮杀伤后金有生力量。

守卫京师意义重大,考虑到后金远道而来,粮草接济必定困难,崇祯最终同意了徐光启的建议。与此同时,明朝从澳门买来的红夷大炮也运到了北方,因北京被围而改运涿州。由于有红夷大炮助阵,北京和涿州才免于后金的破坏。

经此大战,明朝上下坚信“可以克敌制胜者,独有神威大炮一器而已”。徐光启乘机建议除了继续从葡萄牙手中购买大炮,还要招募葡萄牙炮手北上抗金。然而自从徐光启引进红夷大炮之初,朝廷上就不断有反对意见,以至于这批雇佣兵在北上途中不断被各种理由退回,最终仅数人到达北京。

图片 4

为救亡图存,徐光启计划编练一支完全用西洋火器的新军。徐光启的弟子,时任登州巡抚的孙元化的部队因此成了“试验田”。他将葡萄牙炮手以及国内精通西洋火器的专家全部调入登州。

经过多方努力,孙元化的部队不仅有西洋各式火炮三百余门,还有一大批经葡萄牙人训练“对城攻打,准如设的”的炮手。崇祯四年时,在在支援皮岛时,登州的部队就表现出了超强的战斗力。

然而徐光启的宏图大计才刚一实施,就让两个汉奸化为泡影。崇祯五年,皇太极领兵五万进攻辽西大凌河,孙元化派手下干将孔有德和耿仲明前去支援。由于粮饷不济,部队行进至河北吴桥时发生哗变。

图片 5

这二人本是毛文龙的部下,因毛无辜被杀才投奔孙元化。他们索性就地带着20余门红夷大炮、300多门大将军炮,以及13名葡萄牙炮手造反。随后攻陷登州,俘虏孙元化,将城内所有火器以及葡萄牙炮手劫掠一空。

二人在登州、莱州一带又抵抗了十八个月才投靠后金,叛剿双方各凭火炮或攻或守,一度出现了百炮齐发“炮矢如雨”的壮观场面。吴桥兵变直接导致被困在大凌河的祖大寿败走锦州,3500多门各式火炮落后清军之手。

此后明清双方在火器上的对比出现了根本性的转变。清军不但火器数量上超越明军,而且在葡萄牙人的帮助下,所造红夷大炮性能也比明军要强出不少。

图片 6

​孙元化后来逃回北京,被崇祯处以死刑,徐光启因受牵连,第二年病逝于家中。明朝编练新军的计划因徐光启的死而彻底破灭,但故事还没有结束。

崇祯任命西方传教士汤若望接替徐光启,监制西洋大炮,但清军入关后,汤若望却带着徐光启等人耗费时日修订的历法和造炮技术投降了清军。毕生以救亡图存为己任的徐光启万万不会料到,自己辛苦引进的技术竟成了埋葬明朝的利器。

参考文献:《徐光启与红夷大炮问题研究》;《明清时期红夷大炮的兴衰与两朝西洋火器发展比较》;《西洋火器引入与徐光启对外新观念》

编辑:世界历史 本文来源:袁崇焕评传,红夷大炮是怎么埋葬大明帝国的

关键词: